• <table id="wvnr9"><acronym id="wvnr9"></acronym></table>
    <rp id="wvnr9"><menuitem id="wvnr9"></menuitem></rp>

    1. <samp id="wvnr9"></samp>
    2. 二維碼

      掃一掃加入微信公眾號

      Top
      網站首頁 新聞 國內 國際 河南 焦作
      時政要聞 縣區 直播 網視 網談 網評
      今日頭條 汽車 旅游 經濟 美食
      熱點專題 房產 娛樂 體育 健康
       焦作日報 新媒體矩陣 
       焦作晚報 “焦作+”客戶端
       訂報服務 焦作市網絡辟謠平臺 
       網上投稿 焦作市互聯網舉報中心
        您現在的位置: 焦作網 > 經典山陽 > 山陽尋跡 > 山陽尋跡 > 正文

      經典山陽

      再訪夏都遺址
      □賀新花
      更新時間:2024/5/24 11:19:34    來源:焦作晚報

        3月下旬,當我還穿梭在上海大街小巷的時候,愛人在微信上發來一張截圖,是洛陽市偃師區的景點介紹。我知道,愛人開始安排清明小長假的行程了。我瀏覽了一下,第一個景點就吸引了我——偃師黃金大草原,接下來是玄奘故里景區,還有曹丕墓等。我立馬回了一句:“不錯呀,去吧!”

        當時,我已經連看了幾天的高樓大廈,眼前突然出現了大草原的幻覺。我忘不了在呼倫貝爾大草原看到的“風吹草低見牛羊”的美麗情景,那種“天蒼蒼,野茫!钡倪|闊頓時占了上風。

        一

        從上;貋,我突然想到,現在是春天,雖然草木萌芽、生機勃發,可是距離郁郁蔥蔥還遠著呢,哪里有草,哪里有大草原?愛人也笑了,說:“草原是秋天的事,現在只能去二里頭夏都遺址,還有玄奘故里景區了!辈菰桥轀,可是偃師的景點依然強烈吸引著我,尤其是二里頭夏都遺址,那可是中華民族第一個奴隸制國家——夏朝的都城,歷史文化旅游對我具有永久的吸引力。

        第一次來二里頭夏都遺址的時候,我笑自己孤陋寡聞,竟然不知道這里有個夏都遺址。當時帶著孩子,不能細細品味,我和愛人還沒有離開就約定擇機再來。相隔一年第二次來到這里的時候,在博物館二樓,我們偶遇了農民講解員郭振亞。

        郭振亞的講解很專業,細問之后得知,他已在二里頭夏都遺址泡了近50年,曾經跟隨考古專家許宏教授做客央視,講解二里頭遺址的發現故事。

        郭振亞出生于1951年,是偃師區翟鎮鎮圪當頭村人。這個圪當頭村,與二里頭村同在夏都遺址范圍內。郭振亞22歲的時候,無意中用鋤頭發掘出了二里頭遺址首件青銅禮器,并主動上交了國家。當地文物部門獎勵他1.5元,這在當時相當于一個男勞力三天的工分。

        今年73歲的郭振亞精神矍鑠、十分健談。他說,正是從那時起,他開始關注考古,熱心二里頭遺址的發掘,當起了義務講解員,并與來二里頭遺址工作的眾多考古專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認識了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的不少專家,并且作為一名農民嘉賓受邀做客央視的《讀書》欄目,講解二里頭夏都遺址。經過幾十年的講解,他自己也成了專家。通過這位土專家,我了解了二里頭夏都遺址的發現過程,重新認識了二里頭夏都遺址的發現者——徐旭生。

        二

        徐旭生發現二里頭夏都遺址的過程并非偶然,而是源于他對我國歷史特別是上古史嘔心瀝血的研究。就像牛頓發現了萬有引力定律,被蘋果砸中的人何止萬千,而能夠發現萬有引力定律,源自于一個善于觀察、勤于思考、敢于發現的大腦。

        徐旭生發現夏都遺址,完全是他苦苦尋找的結果。

        考古的過程,也是一個發現的過程,充滿艱辛,也充滿驚喜。記得自己當年高考時,最感興趣的專業就是考古,冥冥之中有過報考北大考古專業的想法,不是藝高人膽大,是無知造就狂妄。當時還想著,此生我將我身獻給考古事業,風餐露宿、荒野露行,是何等的豪邁!可惜,我本將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溝渠,陰差陽錯讀了中文系,今生與考古無緣。但是我對考古依然十分癡迷和熱愛。同樣是學文科、畢業于中文系的愛人,對歷史文化的癡迷程度不亞于我。

        歷史發展的道路困難曲折,發現歷史的過程同樣困難曲折。

        曾經,夏王朝是否真實存在遭受質疑。

        我國的考古事業起步較晚,到了近現代時期,隨著河南安陽殷墟遺址被發現,接著是鄭州、商丘、洛陽等地遺址相繼被發現,可這些都是商城遺址,在這些已經發現的遺址和文物中,始終沒有找到夏王朝存在的直接和關鍵證據。

        因為沒有考古發現,夏王朝的存在遭到質疑。難道我國第一個奴隸制國家是虛構的嗎?其真的像外界傳言所說是不存在的嗎?

        不,它確確實實存在。如何證明它的存在?這要感謝一個人,這個人就是司馬遷。

        司馬遷在《史記·夏本紀》中清清楚楚記載了夏王朝的歷史延續:“夏禹,名曰文命。禹之父曰鯀,鯀之父曰帝顓頊,顓頊之父曰昌意,昌意之父曰黃帝。禹者,黃帝之玄孫而帝顓頊之孫也!

        但是,因為《史記》成書之時距夏王朝已過去一兩千年,其可信度被懷疑。這種思潮甚囂塵上,甚至被國際社會所詬病,不僅我國第一個奴隸制國家夏王朝遭受質疑,我們的華夏五千年文明史也遭受質疑。甚至出現一種說法,中華文明是西來的,本土并沒有中華文明,而仰韶文化、甲骨文、殷墟等的發現,有力回擊了中華文明西來的說法,向世界宣布我國是有自己的考古發現的。

       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我國啟動了中國文化夏、商、周斷代工程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。夏、商、周斷代工程作為國家“九五”科技攻關重點項目,會聚了歷史學、考古學、文獻學、測年技術學等領域100多名科學家進行聯合攻關,在這批科學家中,徐旭生名列其中。

        三

        徐旭生出生于1888年,河南南陽唐河縣人。他的父親是晚清秀才,當過私塾先生,加上家里有藏書,這些為聰慧好學的徐旭生的童年提供了良好的中國古典文化基礎,以致后來他上新式學堂、遠赴西歐、留學法國攻讀哲學,歸國后任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、北京大學教務長、北京師范大學校長等職務,是新中國著名的歷史學家、考古學家、教育家。

        徐旭生的歷史學、考古學著作有很多,翻譯著作也有,可是我最感興趣的是他的《徐旭生西游日記》。這本書的誕生,還牽扯出一段舊中國的屈辱史。

        往前推不到100年,1926年末,瑞典組織瑞典、德國、丹麥三個國家的科學家組成一個大型遠征隊,準備到我國西北部進行科學考察,北洋軍閥政府與其簽訂的不平等協議中不準中國科學家參加,而且采集到的歷史文物全部運到國外進行研究。

        這件事引起全國輿論大嘩,北京的幾個學術團體發表宣言,表示強烈抗議。經過艱難交涉,最后促成新的協議,中外科學家各占一半,采集到的歷史文物留在中國。當時我國的考古學剛剛誕生,處于起步階段。中方科學家徐旭生辭去北京大學教務長、哲學系主任職務,任中方團長,帶隊參加。這個考察團的組成,結束了從19世紀末以來,我國珍貴文物被外國人隨意掠奪而流落海外的歷史。

        這件事讓我想到我國的考古事業走過了怎樣艱難的歷程,想到我國考古前輩跋涉過了怎樣艱辛的路程。

        四

        為了夏、商、周斷代工程,1959年4月,年逾七旬的徐旭生帶隊,不遠千里從北京出發,來到豫西,來到傳說中夏王朝的領地,有針對性地調查夏都遺址。

        經過一個半月時間的走訪,有了包括二里頭遺址在內的幾個重大發現,并且憑借他對夏、商、周多年的研究功底,根據二里頭遺址的建筑規模和出土的文物,大膽提出了“二里頭夏都遺址”的推測。徐旭生返京后,寫下了著名的《1959年夏豫西調查“夏墟”的初步報告》。徐旭生的這個發現和推測讓考古學家興奮,成為可能接近證實夏朝存在的突破口,這一推測也決定了此后幾十年夏文華的探索方向。

        徐旭生的考察成果讓我們腳下的二里頭村成了考古史上的名村,二里頭夏都遺址的問世,解決了夏、商、周斷代問題,使幾千年的中華文化成為一個完整的鏈條。

        同年秋天,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工作隊就進駐了二里頭村,開始了二里頭遺址的發掘工作。此后的60余年里,二里頭遺址的田野發掘工作持續不斷。首任隊長趙芝荃、第二任隊長鄭光、第三任隊長許宏,以及數百名考古工作者相繼在這里接力,揭開了二里頭遺址的廬山真面目。

        60多年的考古發掘,是一個抽絲剝繭的過程,猶抱琵琶半遮面的二里頭遺址,被撥去了層層迷霧,露出了真實的面容?脊沤绱_定了二里頭遺址就是夏王朝的都城遺址,驗證了徐旭生的大膽推測,將二里頭遺址正式定名為二里頭夏都遺址,得到了國內外專家的一致認可。

        在二里頭夏都遺址公園,有大型宮殿區、祭祀區、青銅器作坊區、綠松石器作坊區、排水道、城墻、墓葬區等遺址。在二里頭遺址博物館,擺放著石器、陶器、銅器、玉器、骨器、蚌器、綠松石器等出土文物。

        這些遺址和文物,告訴我們夏王朝的先民曾經在這里生活?粗@些文物,我隱約看到了夏王朝先民的日常。他們的工具很笨拙,但我看到一件用骨頭制作的箭頭,白中發黃,式樣十分精致小巧,打磨得很鋒利,不知是征伐的兵器,還是打獵的工具。

        對于夏王朝,我印象中最為深刻的是夏歷的推行使用。我國是一個農耕大國,早在夏王朝時期,人們對日、月、星辰已經開始觀察,發明了夏歷,并使用到農業生產、人們的生活中?梢,那時候先民的文明程度已經相當高了。

        我和愛人行走在二里頭夏都遺址文化公園,看著土夯墻圍成的夏都宮殿遺址,仿佛循著了歷史的脈絡,走進了古老文明的國度,看見了夏王朝迎風招展的旗幟,聽到了歷史車輪滾滾向前的聲音。

      文章編輯:陳婷 
    3. 上一篇文章:
    4. 下一篇文章: 沒有了
    5. 焦作網免責聲明:

      本網所有稿件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
     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,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即可處理。
      刊發、轉載的稿件,作者可聯系本網申領稿酬。


      再訪夏都遺址
      □賀新花
      2024/5/24 11:19:34    來源:焦作晚報

        3月下旬,當我還穿梭在上海大街小巷的時候,愛人在微信上發來一張截圖,是洛陽市偃師區的景點介紹。我知道,愛人開始安排清明小長假的行程了。我瀏覽了一下,第一個景點就吸引了我——偃師黃金大草原,接下來是玄奘故里景區,還有曹丕墓等。我立馬回了一句:“不錯呀,去吧!”

        當時,我已經連看了幾天的高樓大廈,眼前突然出現了大草原的幻覺。我忘不了在呼倫貝爾大草原看到的“風吹草低見牛羊”的美麗情景,那種“天蒼蒼,野茫!钡倪|闊頓時占了上風。

        一

        從上;貋,我突然想到,現在是春天,雖然草木萌芽、生機勃發,可是距離郁郁蔥蔥還遠著呢,哪里有草,哪里有大草原?愛人也笑了,說:“草原是秋天的事,現在只能去二里頭夏都遺址,還有玄奘故里景區了!辈菰桥轀,可是偃師的景點依然強烈吸引著我,尤其是二里頭夏都遺址,那可是中華民族第一個奴隸制國家——夏朝的都城,歷史文化旅游對我具有永久的吸引力。

        第一次來二里頭夏都遺址的時候,我笑自己孤陋寡聞,竟然不知道這里有個夏都遺址。當時帶著孩子,不能細細品味,我和愛人還沒有離開就約定擇機再來。相隔一年第二次來到這里的時候,在博物館二樓,我們偶遇了農民講解員郭振亞。

        郭振亞的講解很專業,細問之后得知,他已在二里頭夏都遺址泡了近50年,曾經跟隨考古專家許宏教授做客央視,講解二里頭遺址的發現故事。

        郭振亞出生于1951年,是偃師區翟鎮鎮圪當頭村人。這個圪當頭村,與二里頭村同在夏都遺址范圍內。郭振亞22歲的時候,無意中用鋤頭發掘出了二里頭遺址首件青銅禮器,并主動上交了國家。當地文物部門獎勵他1.5元,這在當時相當于一個男勞力三天的工分。

        今年73歲的郭振亞精神矍鑠、十分健談。他說,正是從那時起,他開始關注考古,熱心二里頭遺址的發掘,當起了義務講解員,并與來二里頭遺址工作的眾多考古專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認識了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的不少專家,并且作為一名農民嘉賓受邀做客央視的《讀書》欄目,講解二里頭夏都遺址。經過幾十年的講解,他自己也成了專家。通過這位土專家,我了解了二里頭夏都遺址的發現過程,重新認識了二里頭夏都遺址的發現者——徐旭生。

        二

        徐旭生發現二里頭夏都遺址的過程并非偶然,而是源于他對我國歷史特別是上古史嘔心瀝血的研究。就像牛頓發現了萬有引力定律,被蘋果砸中的人何止萬千,而能夠發現萬有引力定律,源自于一個善于觀察、勤于思考、敢于發現的大腦。

        徐旭生發現夏都遺址,完全是他苦苦尋找的結果。

        考古的過程,也是一個發現的過程,充滿艱辛,也充滿驚喜。記得自己當年高考時,最感興趣的專業就是考古,冥冥之中有過報考北大考古專業的想法,不是藝高人膽大,是無知造就狂妄。當時還想著,此生我將我身獻給考古事業,風餐露宿、荒野露行,是何等的豪邁!可惜,我本將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溝渠,陰差陽錯讀了中文系,今生與考古無緣。但是我對考古依然十分癡迷和熱愛。同樣是學文科、畢業于中文系的愛人,對歷史文化的癡迷程度不亞于我。

        歷史發展的道路困難曲折,發現歷史的過程同樣困難曲折。

        曾經,夏王朝是否真實存在遭受質疑。

        我國的考古事業起步較晚,到了近現代時期,隨著河南安陽殷墟遺址被發現,接著是鄭州、商丘、洛陽等地遺址相繼被發現,可這些都是商城遺址,在這些已經發現的遺址和文物中,始終沒有找到夏王朝存在的直接和關鍵證據。

        因為沒有考古發現,夏王朝的存在遭到質疑。難道我國第一個奴隸制國家是虛構的嗎?其真的像外界傳言所說是不存在的嗎?

        不,它確確實實存在。如何證明它的存在?這要感謝一個人,這個人就是司馬遷。

        司馬遷在《史記·夏本紀》中清清楚楚記載了夏王朝的歷史延續:“夏禹,名曰文命。禹之父曰鯀,鯀之父曰帝顓頊,顓頊之父曰昌意,昌意之父曰黃帝。禹者,黃帝之玄孫而帝顓頊之孫也!

        但是,因為《史記》成書之時距夏王朝已過去一兩千年,其可信度被懷疑。這種思潮甚囂塵上,甚至被國際社會所詬病,不僅我國第一個奴隸制國家夏王朝遭受質疑,我們的華夏五千年文明史也遭受質疑。甚至出現一種說法,中華文明是西來的,本土并沒有中華文明,而仰韶文化、甲骨文、殷墟等的發現,有力回擊了中華文明西來的說法,向世界宣布我國是有自己的考古發現的。

       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我國啟動了中國文化夏、商、周斷代工程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。夏、商、周斷代工程作為國家“九五”科技攻關重點項目,會聚了歷史學、考古學、文獻學、測年技術學等領域100多名科學家進行聯合攻關,在這批科學家中,徐旭生名列其中。

        三

        徐旭生出生于1888年,河南南陽唐河縣人。他的父親是晚清秀才,當過私塾先生,加上家里有藏書,這些為聰慧好學的徐旭生的童年提供了良好的中國古典文化基礎,以致后來他上新式學堂、遠赴西歐、留學法國攻讀哲學,歸國后任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、北京大學教務長、北京師范大學校長等職務,是新中國著名的歷史學家、考古學家、教育家。

        徐旭生的歷史學、考古學著作有很多,翻譯著作也有,可是我最感興趣的是他的《徐旭生西游日記》。這本書的誕生,還牽扯出一段舊中國的屈辱史。

        往前推不到100年,1926年末,瑞典組織瑞典、德國、丹麥三個國家的科學家組成一個大型遠征隊,準備到我國西北部進行科學考察,北洋軍閥政府與其簽訂的不平等協議中不準中國科學家參加,而且采集到的歷史文物全部運到國外進行研究。

        這件事引起全國輿論大嘩,北京的幾個學術團體發表宣言,表示強烈抗議。經過艱難交涉,最后促成新的協議,中外科學家各占一半,采集到的歷史文物留在中國。當時我國的考古學剛剛誕生,處于起步階段。中方科學家徐旭生辭去北京大學教務長、哲學系主任職務,任中方團長,帶隊參加。這個考察團的組成,結束了從19世紀末以來,我國珍貴文物被外國人隨意掠奪而流落海外的歷史。

        這件事讓我想到我國的考古事業走過了怎樣艱難的歷程,想到我國考古前輩跋涉過了怎樣艱辛的路程。

        四

        為了夏、商、周斷代工程,1959年4月,年逾七旬的徐旭生帶隊,不遠千里從北京出發,來到豫西,來到傳說中夏王朝的領地,有針對性地調查夏都遺址。

        經過一個半月時間的走訪,有了包括二里頭遺址在內的幾個重大發現,并且憑借他對夏、商、周多年的研究功底,根據二里頭遺址的建筑規模和出土的文物,大膽提出了“二里頭夏都遺址”的推測。徐旭生返京后,寫下了著名的《1959年夏豫西調查“夏墟”的初步報告》。徐旭生的這個發現和推測讓考古學家興奮,成為可能接近證實夏朝存在的突破口,這一推測也決定了此后幾十年夏文華的探索方向。

        徐旭生的考察成果讓我們腳下的二里頭村成了考古史上的名村,二里頭夏都遺址的問世,解決了夏、商、周斷代問題,使幾千年的中華文化成為一個完整的鏈條。

        同年秋天,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工作隊就進駐了二里頭村,開始了二里頭遺址的發掘工作。此后的60余年里,二里頭遺址的田野發掘工作持續不斷。首任隊長趙芝荃、第二任隊長鄭光、第三任隊長許宏,以及數百名考古工作者相繼在這里接力,揭開了二里頭遺址的廬山真面目。

        60多年的考古發掘,是一個抽絲剝繭的過程,猶抱琵琶半遮面的二里頭遺址,被撥去了層層迷霧,露出了真實的面容?脊沤绱_定了二里頭遺址就是夏王朝的都城遺址,驗證了徐旭生的大膽推測,將二里頭遺址正式定名為二里頭夏都遺址,得到了國內外專家的一致認可。

        在二里頭夏都遺址公園,有大型宮殿區、祭祀區、青銅器作坊區、綠松石器作坊區、排水道、城墻、墓葬區等遺址。在二里頭遺址博物館,擺放著石器、陶器、銅器、玉器、骨器、蚌器、綠松石器等出土文物。

        這些遺址和文物,告訴我們夏王朝的先民曾經在這里生活?粗@些文物,我隱約看到了夏王朝先民的日常。他們的工具很笨拙,但我看到一件用骨頭制作的箭頭,白中發黃,式樣十分精致小巧,打磨得很鋒利,不知是征伐的兵器,還是打獵的工具。

        對于夏王朝,我印象中最為深刻的是夏歷的推行使用。我國是一個農耕大國,早在夏王朝時期,人們對日、月、星辰已經開始觀察,發明了夏歷,并使用到農業生產、人們的生活中?梢,那時候先民的文明程度已經相當高了。

        我和愛人行走在二里頭夏都遺址文化公園,看著土夯墻圍成的夏都宮殿遺址,仿佛循著了歷史的脈絡,走進了古老文明的國度,看見了夏王朝迎風招展的旗幟,聽到了歷史車輪滾滾向前的聲音。

      文章編輯:陳婷 
       
      相關信息:
      崗莊村:風水寶地多傳說
      《焦作市情概覽》出版發行
      沁陽市舉行李商隱紀念館開館典禮
      2023年我市博物館接待觀眾50余萬人次
      沁陽旅游為何“突然”火了
      市領導調研我市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工作
      焦作市老年人全民健身月啟動
      “焦作服務”是最好的試金石
      墻南村:期待古城文旅興
      焦作網免責聲明:

      本網所有稿件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
     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,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即可處理。
      刊發、轉載的稿件,作者可聯系本網申領稿酬。

      版權聲明 | 焦作日報社簡介 | 焦作網簡介 | 網上訂報 | 聯系我們
  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《焦作日報》遺失聲明熱線:(0391)8797096 郵編:454002
     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(0391)8797000 舉報郵箱:jzrbcn@163.com
      河南省“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”專項整治工作熱線:0371-65598032 舉報網站:www.henanjubao.com
      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豫ICP備14012713號-1
      焦公網安備4108000005 豫公網安備4108020200000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41120180013
    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1642120  地址:焦作市人民路1159號 報業·國貿大廈 


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  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1120180013 電話:(0391)8797000
      又粗又大AV,免费十八禁,厨房人妻HD中文字幕69XX,日韩无码一二三区

    6. <table id="wvnr9"><acronym id="wvnr9"></acronym></table>
      <rp id="wvnr9"><menuitem id="wvnr9"></menuitem></rp>

      1. <samp id="wvnr9"></samp>